春山长明

海棠无香,玫瑰多刺

【喻黄叶】暴雨将至

架空民国段子


四月刚开了个头,一个骇人听闻的消息便春风般传遍大江南北,嘉世总帅死于内乱,参谋长陶轩悲痛之余立下重誓,不报此仇誓不罢休,举着搜捕叛党的旗号大举出兵,半月不到便接连吞并三省,东南之地战火再起,举国心惊。

东边生变,南边也不太平。蓝雨丢了两千杆枪,查了查去查到微草头上,这两家共踞南面,互相制肘,积怨已久,自此彻底爆发。

人心惶惶,山雨欲来风满楼,双方谈判却定在一个顶好的晴日,喻文州到的时候,除了他们提前打过招呼的那家茶楼,整条街上一律店铺紧闭,行人零星。他笑了笑便径直上了二楼,点了壶碧螺春。

黄少天百无聊赖地往栏杆外瞟了一眼,忽然哟了一声。满目肃杀的长街角落竟然还支...

看到很多姑娘还挺吃惊这件事的,默默的把当年的长微博捞上来,那时是17年老叶生日之前,那天晚上我搜微博,好多好多姑娘都不知所措战战兢兢,都是特别特别绝望难过的样子。那时候已经是17年了,而在15,16年期间叶粉一直在忍受着各种骚操作,17年忍到极限才彻底爆发,当时长微博做的特别仓促,好像还有很多骚操作没总结进去,比方说全职高手出手游里面结果没有君莫笑啥的……我记得我当时看到这条微博时真的是猛男落泪了(。)

捞这条也不是想说明啥,只是想让姑娘们知道,买周边什么的是让自己开心,喜欢老叶本身也让人快乐,知道官方做过什么是什么态度才能合理消费,为了信仰发电最后却被打脸,那种心情确实是非常非常不好受的。...

【all叶】当世界线变动后 (18)

叶修回到了第八赛季,他惊恐地发现他必须加入霸图战队……

*为原文


那个夏天还没结束,邱非就已经从一众训练生中脱颖而出,有了一叶之秋接班人的称号。

叶秋对邱非的看重有目共睹,虽然高层没有挑明,可是嘉世的工作人员私底下讨论的时候,都是把邱非当下一任队长看待的。

唯一对这件事无动于衷的就是邱非自己,他依然安安分分的训练,对训练营中的敌视和嫉妒都视若罔闻。叶秋很忙,但一直没有放松对他的指导,许多时候甚至会和他在训练室里待到深夜。

在那些数不清的夜晚,训练室的灯关了,叶秋在门口等他,嘉世楼下的白花开了,空气里充满馥郁的香气,草丛里蝉鸣阵阵,他们一同走过灯光昏黄的小道,随后分手道别。...

【all叶】当世界线变动后 (17)

叶修回到了第八赛季,他惊恐地发现他必须加入霸图战队……

*为原文


“张护士。”叶修缓缓开口。

“怎么了?”张护士立马回过头,关切道,“有什么不舒服吗,别忍着呀。”

叶修一脸凝重:“我就直说了,我是不是忽然病危了?你直接告诉我,我承受得住。”

张护士眨了眨眼,抿嘴一笑:“什么话,你这伤也就看着吓人,骨折也不严重,我们医院得怎么你了才能把你弄的病危啊。”

她顿了顿,恍然大悟:“怎么,你真不知道……对了,你没手机。”

她脸上忽然流露出一丝同情,叶修恍然觉得这表情好像有点眼熟啊,苏沐橙那电视剧上女主被男主渣过之后她妈不就是这种欲言又止的表情吗?张护士叹口气,拉了拉被子,忧...

【邱叶】地久天长

除妖师×大妖怪



邱非慢慢坐起身,梦的余韵依然残留在他的身体,他已经不记得内容,只是一身冷汗,疲惫不堪,像是经历了一场精疲力尽的长跑,以至于他过了好几秒才意识到,屋里还有另一个人。

天色将亮未亮,一个人静静立在窗边,雪光裁下一道长长的剪影,他转过头,对邱非微笑。语气平和的仿佛是远行归来。

“你醒了?”

室内一片寂静,邱非翻身下床,从衣柜找出一套衣服,放在床上。因为一夜没喝水,他的声音干涩而沙哑:“换上。”

叶修歪着头,黑发垂落到窗沿,他一点也不知道自己看上去奇怪极了,简直像是刚从古装电视剧里跑出来,对他这样一个早已死在三百年前的大妖怪来说,穿着自己死时的服装,是再...

【all叶】当世界线变动后 (16)

◆叶修回到了第八赛季,他惊恐地发现他必须加入霸图战队

*为原文


张佳乐和苏沐橙面面相觑,还是叶修先介绍道:“我弟弟,也就是叶秋这个身份的真正持有者。”

叶秋对他们笑笑:“你们好,我叫叶秋,你就是苏沐橙吧?”

“嗯。”苏沐橙微笑着,她显然是知道叶秋存在的,很快就从最初的惊讶里回过神来。

“你就是张佳乐了,这段时间麻烦你了。”

张佳乐嗯了一声,这世上居然真的有一个叫叶秋的人,还和叶修长着同一张脸,这种事谁碰上都要多消化一会儿。

“我哥他不太懂事,多谢你们平时照顾他。”谢过一圈,叶秋总结到。

“怎么说话呢?”叶修不乐意了。

苏沐橙可不准备介入这对兄弟之间的战争,她笑着起身...

【all叶】当世界线变动后 (15)

叶修回到了第八赛季,他惊恐地发现他必须加入霸图战队……

*为原文


“李护士,302病房有人刚刚在找你。”休息室的门被推开,屋里姓张的年轻护士抬头看清来人,提醒道。

“去过了去过了,她忘记自己的药放在哪里了……你那边怎么样,和他家人联系上了吗?”李护士旋开杯盖,也顺口问道。

“嗯,快过来了吧,他好像还是个公众人物。”

“真的假的?”李护士咽下一口水,诧异地,“粉丝不得炸锅?哪儿的啊?”

“我不知道啊,他们那公司叫霸……霸图?”

李护士了然:“哦,我就知道了,打荣耀的吧,我弟挺喜欢这游戏的,熬夜都要和人下本,我妈骂了他好几回了,男孩子真是……”

“那还有名的咯?恐怕有热...

【all叶】群魔乱舞

◆黑道paroABO段子


“喻先生又在看你了。”陈果说。

“别瞎说,他那是近视。”叶修淡定地回答。

“我又不是真傻!一晚上他目光就没离开过你……等等,你们真的没什么吧?”陈果惊恐。

今夜之前,对她来说,喻文州是个英俊的alpha,位高权重,前途无量,然而这些印象注定终结在今夜,如今她正在尽量控制自己,不要用太狰狞的目光看向喻文州。

在她的常识里,对叶修怀有绮念这种行为的古怪程度几乎和地球倒转不相伯仲,她之前真没看出来喻文州也这么……不切实际。

纵使经过几年的朝夕相处,经历过幻想的破灭,也消磨了他人加诸与身的光环,可是偶尔望过去,她看见的依然是叶修身上无尽的光辉。

传奇的后...

【all叶】当世界线变动后 (14)

◆叶修回到了第八赛季,他惊恐地发现他必须加入霸图战队……

*为原文


霸图对阵嘉世的比赛结束之后,许多不同的声音都涌现出来,有人讨论霸图的战术,有人侧重于霸图整体占优的战队实力,而更主流的意见是,叶修这位前队长对嘉世的影响力并没有随着离去而削弱,时至今日,依然足以影响嘉世的比赛状态。

霸图开场五分钟就送走了申建的连进,之后一阵疾风骤雨般的快攻,又杀掉嘉世牧师张家兴的织影拿下赛点,整场比赛节奏都非常惊人,行云流水,瞬息万变。有人分析到,这是霸图整个赛季以来,打出的最快的节奏。

除了少见的快节奏外,这场比赛更引人注意的是全新的战斗方式。

在叶修加入霸图时,有不少专业人士都指出...

【all叶】飞扬跋扈 (4)

江湖上风起云涌,各路人马粉墨登场,而背后隐藏的,却是一个二十年前的故事


货郎赤足走过石板路,扁担上的拨浪鼓叮叮当当,如同一颗石子掷进平湖,沉睡中的江州城缓缓苏醒。

叶修醒的很早,披着衣服懒洋洋地翻了两页书,不久就就听见孙翔起床练武,没一会儿邱非也起来了,鸟叫人声此起彼伏,院子里顿时热闹起来,光线透过镂花雕空的窗格子,照亮半空中浮动的尘埃,在对面墙壁上留下深深浅浅的影子,摇曳不定,仿佛在水底张望。

山下的日子和山上其实也相差无几,那个野心勃勃的蓝雨阁主依然称呼他斗神,可是他其实早已不再杀人。山遥水远,红尘迢迢,那些金鼓齐鸣的日子随着和煦的春风渐渐远去,梨花落了,还有桃花,杨柳枯了...

© 春山长明 | Powered by LOFTER